最高人民检察院 | 正义网
首 页 工作动态 检察风采 创新创优 队伍建设 法律监督 检务公开 媒体播报 调研文苑 检察门户网站群
当前位置:首页>>调研文苑
浅谈刑事责任年龄的认定
时间:2012-07-13  作者:尤应娥 马艳平  新闻来源:  【字号: | |

  为正确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未成年人犯罪法律适用作出广泛的宽缓性规定,尤其是针对刑事责任年龄问题,第四条规定“ 对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且确实无法查明的,应当推定其没有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在司法实践中,办案部门对该条解释理解、适用存在误区甚至错误,一定程度上妨害了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同时适用标准的差异,也导致了司法不公。笔者拟结合汉滨区检察院办案实践中发现适用上述解释中存在的误区,探讨对该条理解和适用应当注意的问题。

  1、唯户籍证明论。户籍证明是公安机关对公民个人基本信息采集、标注的法律凭证,由于其申报登记时的严格性(必须具有出生医学证明、父母户口、结婚证等证明,甚至计划生育许可和居委会证明等),决定了其对公民年龄证明力的权威性。对此,侦查机关在调取刑事责任年龄证据时,往往直接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户籍所在地复制户籍证明或直接在公安机关三级网下载户籍信息页,作为责任能力证据入卷。一般情况下,这一做法并无不妥。但是有一般就有例外,在广大农村,尤其是边远山区,存在自家接生没有出生医学证明;出生若干年后申报户口;随口申报出生日期;阴历生日申报;直接由村会计、组长登记,然后统一向派出所登记;派出所工作失误等情形,这些情形均有可能导致最终户籍证明不准确,影响了刑事责任年龄的认定。部分执法机关忽视了证据的客观性,往往作有罪推定,对刑事责任年龄认定唯户籍证明论,导致法律适用错误。例如詹某涉嫌抢夺案,该詹于201243012时许,伙同他人抢夺手机价值2200元。汉滨区公安分局依据户籍证明显示詹某出生于1996120日(案发时年满16周岁),认定其涉嫌抢夺犯罪并提请批准逮捕。汉滨区检察院审查逮捕时发现詹某在侦查机关讯问中,始终称自己出生于1996624日,与户籍证明差距近六个月,即案发时不足16周岁,直接决定罪与非罪。办案检察官立即与侦查机关沟通,要求查证詹某真实出生日期,并对犯罪嫌疑人及到场监护人进行了深入讯问。经过补充证据,詹某在自家接生,其父母、接生人、参加詹某满月酒席人员均证实詹某出生于19966月,但是没有出生证明等有力书证否定户籍证明。对于二者矛盾,汉滨区检察院依据上述《解释》对詹某推定出生于1996624日,作出不批捕决定。

  2、取证不全面。表现为对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年龄不听辩解,不调取除开户籍证明之外书证、言词证据,不深入细致排除合理可能,导致刑事责任年龄认定随便、变更随意。例如侯某盗窃案,该侯伙同他人于2012419一日入室盗窃四次。汉滨区公安分局依据户籍证明认定侯某出生于1991128日(案发时20周岁)并刑事拘留,侦查期间经侯某监护人提出申请,侯某户籍地紫阳县焕古镇派出所证明由市公安局办理年龄变更(自1991128日变更为1997128日),即案发时侯某不满16周岁,不负刑事责任,汉滨区公安分局据此对侯某予以释放,并对同案犯提请批捕,随附侯某年龄变更证明复印件。汉滨区检察院审查中发现侯某在侦查机关供述其出生于1991128(后经讯问,侦查机关没有对侯某辩解出生于1997128日如实记载,直接根据户籍证明记录为1991128日),变更年龄证明没有原始户口本和出生证明等证据印证,二者相差六岁。遂与侦查机关一同补充证据,经调取原始户口本、学籍证明等书证及侯某父母、村委会干部等言词证据,并了解到焕古镇派出所登录户籍时存在工作失误,遂认定侯某本人供述出生于1997128日正确。

  3、“充分性”证明标准理解错误,适用有罪推定。上述《解释》对刑事责任年龄认定可以归纳为三项原则,一是认定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证据必须具有充分性,即要排除一切合理可能;二是无罪推定,对不足刑事责任年龄的证据确实无法查明的,应当推定其没有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三是证明责任,在前两个原则引申下,当事人提出反证无需具备充分性,即没有证明责任;侦查、起诉、审判机关须保证证据充分性,即负完全证明责任。在司法实践中,对没有充分证据否认户籍证明,多依据户籍证明认定刑事责任年龄,与上述理解不符。例如李某涉嫌抢劫一案,其监护人提出户籍证明登记出生日期为阴历生日,经与阳历生日比对,恰好跨越作案时间,即依据其阳历生日认定刑事责任年龄,不构成犯罪。对此,公诉部门深入李某居住地补充侦查,李某接生人仅证实李某出生月日,不证明出生年。同时,除其监护人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李某户籍证明登记日期为李某阴历生日。对于户籍证明和李某、李某监护人言词证据,公诉部门选择认定户籍证明证明力,汉滨区法院也于认可,对李某判处有期徒刑。笔者认为这一适用不符合《解释》规定。

  根据近年来汉滨区检察院批捕、起诉未成年人案件显示:汉滨区尤其是广大农村登记户籍时,对出生时间存在一定偏差,给刑事责任年龄的认定造成一定程度的困难。笔者认为检察机关首先要树立严格把关理念,在优先侦查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证明力的基础上,全面审查,即没有其他反证的情况下直接认定户籍证明。存在户籍证明异议的情况下,通过对犯罪嫌疑人重点讯问,明确出生时间,区分阴历阳历;对到场监护人例行询问,印证责任年龄;捕前交换意见,补足相关出生证明、学籍证明等书证和父母、村民、接生人员言词证据,确保排除其他可能。其次树立充分证据理念,要求对“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证据必须达到“充分”标准,形成完整证据链,排除一切合理可能,相对应的对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没有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的证据只需要达到必要性,即有证据证实异议(包括供述、监护人证言等)且确实无法查明的即可。第三树立无罪推定理念,即对不能确定真实年龄的,推定不足刑事责任年龄,采取宁纵勿枉方式,强化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新闻速递  
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
技术支持:正义网
访问量:
Web Site Counters